吧挖網|建筑行業網站

城市、城市化及其度量標準淺析

  文章類別:工程論文

  提要: 城市這個高度復雜的綜合經濟體,它的產生、演進及其度量標準其在學術界可謂眾說紛紜,本文試圖對這些觀點做一概述和評論,并提出相關建議。
  關鍵詞: 城市,城市化,城市化率
  一、城市及城市的功能特征
  (一)城市的界定
  城市是以從事非農生產活動的勞動者為主要居民的人口集中區域,它既是人口稠密的聚集點,又是商品集散地,商貿、文化和政治活動的中心。城市的產生和發展一方面體現了人類對擺脫蒙昧、走向文明的訴求和渴望,另一方面也是人類生存方式轉變和改善的重要特征。早期城市有了城、市和鎮的區分。“城”是一個具備軍事和行政意味的概念,從早期歷史出現的“封城建邦”的思想中我們就可以體味“城”在戰略防御和宗族統治等方面的功能特點。如《吳越春秋》中就曾提出“筑城以衛軍,造郭以衛民”的思想,由此可見古代社會以墻為界劃分城鄉的特點。“市”是一個充滿商業氣息的名詞,它是人們為了方便商品交易而逐漸集聚而成的人口和商品密集區域,如漢代的許慎(58-147)在《說文》中就將“市”解釋為“買賣之所”。“鎮”在早期是一個與“市”有著明顯區別的概念,它最早出現于公元四世紀的北魏時期,設鎮原本具有很強的軍事色彩,如《魏書·韓均傳》中曾提出“有商賈貿易者謂之市,設官防者謂之鎮”。
  城市這個高度復雜的綜合經濟體,其產生和發展的原因在學術界可謂眾說紛紜,但是縱觀這些解釋,大致可以概括為三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城市的出現源于人類抵御外族入侵、防備安全的需要,第二種觀點認為城市是人們為了方便交易活動、節約交易成本而毗鄰而居,進而形成的人口聚集點和商品集散地,第三種觀點認為城市是社會分工演化的結果。其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是第三種觀點的支持者,他們在分析社會化大分工時多次提到城市的產生和發展問題,“大工業企業需要許多工人在一個建筑物里共同勞動;這些工人必須住在近處,甚至在不大的工廠附近,他們也會形成一個完整的村鎮。他們都有一定的需要,為了滿足這些需要,還需要其他的人,于是手工業者、裁縫、鞋匠、面包師、泥瓦匠、木匠都搬到這里來了。…當地一個工廠很自然的已經不能保證一切希望工作的人都有工作時,工資就下降,結果就是新的廠主搬到這個地方來。于是村鎮就變成小城市,而小城市又變成大城市。”(《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由此我們可以發現城市的產生和發展離不開各產業部門之間的高速、協調發展,同時社會經濟、政治制度、社會文化和風俗習慣的完善和合理性也是城市健康發展的關鍵。
  (二)城市發展現狀與功能特征
  現代的城市發展至今已與早期城市之間產生了很大的變化,它所包含的內容較以前也更為豐富。各個學科的專家和學者根據自己研究的需要,分別從地理、經濟、政治、歷史、規模和環境等不同的角度對城市的概念作出全新的定義。如城市經濟學家巴頓就從經濟學的角度將城市定義為“在有限空間內住房、勞動力、土地、運輸等個經濟市場相互交織在一起的網狀系統”(K. J. Button,1976),社會學家如帕克(Robert E. Park)將城市視為由傳統和禮俗構架的、融合各種思想、情感的心理狀態的復雜整體,地理學家如F. Ratzel將城市定義為指便于交通且覆蓋一定面積的人群和房屋的密集結合體。我國學者如李小建(1999)提出城市是“具有一定規模的以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活動為主的居民點”,成德寧(2004)則認為“城市是在特定的地域范圍內,人口和產業高度聚集,并具有復雜的勞動分工和相互依賴關系,同鄉村形成鮮明對照的人類社會組織形態”。
  從這些對城市的概括中,我們可以發現現代城市已經變成一個集生產、服務、集散、創新和協調等多方面功能于一身的綜合有機體,在這個有機體內部,城市各功能之間相互依存、相互影響,是一個有機的、綜合性的、系統的整體;其次,城市內部包含經濟、政治、文化等多種構成要素,每一個要素都表現出一種特定的功能,各功能共同構成城市整體功能,而整體功能的發揮決定于各種功能之間的結構安排;另外,現代城市功能的體現需要一個開放的環境,需要同其外圍區域在資金、勞動力和信息等方面進行長期的、有效地溝通。由此可見,現代城市的基本特征即未來發展方向已經與以往簡單擴張的發展方式完全不同了,它更加注重從知識、人力資本、信息、資金、物流等多方面整合、營運和分配資源,并通過構建良好的環境設施提升城市的競爭力,在就業、增長和社會福利等方面都有了更為全面、豐富的提升。
  二、城市化概念和城市化水平的度量
  (一)城市化概念
  Urbanization這個詞是西班牙籍工程師A. Serda于1867年在其著作《城鎮化基本理論》中首次使用的。我國學者有的將這個詞譯為城市化,有的將其譯為都市化,有的則稱其為城鎮化,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這是由于我國特殊的戶籍制度和城鎮建制標準的結果。嚴格說來后一術語并非國際通用的概念,因此本文通用前第一種術語,并不對它們作明確區分。
  在城市化這個概念產生后的100多年時間里,并未出現一個大家普遍接受的定義。這種解釋上的差別或者是由于研究的側重點不同,或者是由于學科領域的差異而產生。經濟學家定義城市化時通常是站在城市化與經濟結構、發展水平和制度安排等經濟指標之間關系的角度上,將城市化過程看作是從鄉村經濟向城市經濟轉化的過程,人文地理學家則更關注城鄉變化與人文社會關系轉變、地域變遷等方面的關系,人口環境學家在討論城市化問題時則更注重觀察城市人口數量及其在總人口中的比例等方面的增減加變化情況。
  概括的說來,學界對城市化概念大致有三種較常見的闡述方式。第一種觀點認為城市化是農村人口或農業人口轉變為城市人口或非農業人口的過程,如C.G. Clark就將城市化定義為“第一產業人口不斷減少,第二、三產業人口不斷增加的過程”;第二種觀點主張應當綜合的看待城市化的過程,例如日本學者山田浩之就曾指出城市化應該包含經濟和文化兩個層面的演化過程;第三種觀點認為城市化過程是農村落后的生產關系的變革的過程,例如L. Wirth就曾經提到城市化是從農村生活方式向城市生活方式的“綜合的”質變。按照我國《城市規劃基本術語》(1999)的要求,城市化被定義為“人類生產和生活方式由農村型向城市型轉化的歷史過程,主要表現為農村人口向城市人口及城市不斷發展完善的過程”。另外,我國學者根據研究的側重點不同相應的給出了不同的城市化定義。如謝文蕙和鄧衛(1996)將城市化定義為“生產力變革引起的人類生產、生活和居住方式的改變過程;成德寧(2004)將城市化描述為第二三產業向城市聚集、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進而城市數量增加、規模擴大以及城市物質文明、生產生活方式向農村擴散的過程。
  本文認為城市化本身包含兩層涵義,從動態的角度看,城市化是農村人口向城市遷移的過程,是落后的農業經濟向先進的工業或多元化經濟轉變的過程、還是人類生產方式、生存環境等各方面向更高層次演進的過程;從靜態的角度來看,城市化表示一個國家或地區的一種經濟狀態,它是各經濟體、各產業之間配置資源的一種方式,是人口集聚的程度即城市化水平。
  (二)城市化水平的度量標準
  城市化水平通常以城市化率表示,其度量標準分為兩種,一種是單一性指標,另一種是復合性指標。其中,單一性指標是被普遍接受的、較為簡便的城市化率計算辦法,它由城市或城鎮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表示,這一指標算法簡便、易于統計,能夠較為清晰地描述人口流動狀況。但是,單一性指標計算方法存在某些突出的缺點:其一、統計口徑過于狹窄,城市化過程是一個復雜的演化過程,涉及到產業結構、文化、制度等方方面面的要素變化,而單一性指標僅以人口數據作為統計口徑,這種統計方法難以反映復雜的過程;其二、計算辦法過于簡化,當社會因不可抗力因素等原因產生某些特殊變化時,該指標可能難以作出正確反映,例如因地震、戰爭、災害等原因出現使某些地區總人口發生變化程度高于城市人口變化率時,按照單一性指標體系可能還會出現城市化率上升等錯誤的計算結果;其三、單一性指標為研究與分析社會演化提供的信息量過少,例如該指標很難描述城市化率的變化是非城市人口的遷入原因還是城市人口自然增長的原因等等。綜上這些原因,在描述城市化現狀和演進過程時,部分學者試圖構建一種能夠全面反映真實經濟情況的綜合指標體系,即復合性指標。雖然復合性指標能夠較為全面、系統的反映城市化水平及其進程,但是,分量指標的選取及其賦權問題在復合性指標構建過程中是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復合性指標必然會因為構建者關注問題角度不同而千差萬別,所以,復合性指標雖然有全面反映城市化水平的優勢,但是缺乏令人普遍信服的指標體系成為其致命缺陷。下面介紹一些較為普遍使用的指標。
  三、城市化綜合指標體系的設置
  在指標的選取和設定上,日本曾使用過名為“城市成長系數”和“城市民力度系數”等指標,前一指標體系選取了10個分量指標,包括人口總數、年地方財政支出、制造業從業人員總數、商業從業人員數、工業品產量、批發行業年銷售額、零售業年銷售額、住宅開工面積、社會儲蓄余額和電話普及率,其計算辦法為首先計算各分量指標時期內變動數額的增減率,然后依全國平均增減率將上述分量指標做標準化處理,再將這10個標準化的分量指標做簡單算術平均后即成;后一個指標的計算辦法更為復雜、口徑也更為寬泛,包括人口總數、人均年地方財政支出、制造業從業人員總數、商業從業人員數、人均工業品產量、批發行業人均年銷售額、零售業戶均年銷售額、住宅戶均開工面積、戶均社會儲蓄余額和電話普及率、彩電普及率等18個分量指標,然后將這些指標做標準化處理后加總而得“城市民力度系數”。
  我國學者如潘德惠和郭亞軍(1985)從城市生態、經濟、居民生活、醫療衛生、文教、文化娛樂和交通這七個方面,設定了城市綠化覆蓋率、環境污染單位負荷、人均工業總產值、人均社會商品零售額、氣化率、人均居住面積、城市醫療指數、城市智力指數、文化娛樂指數、人均交通面積等十個評價指標對118個城市的發展狀況進行綜合評價,通過分析、排序得出沿海城市普遍強于內地城市、大城市好于中小城市的結論。裴青(1988)從經濟、社會和環境三個方面、兩個層次選取了人均國民收入、經濟密度、智力指數、人均居住面積、信息指數、醫療指數、氣體燃料普及率、交通指數、人均公共綠地面積、廢水排放負荷、廢棄排放負荷、大氣塵降負荷等十二個指標,用德爾菲法對其賦值考察河北省各城市城市化綜合水平,計算排序后得出河北省城市綜合能力居全國中等水平,省內平原城市優于山區城市等結果。為方便起見,后文對使用單一性指標即城市人口占總人口比例計算的城市化水平統稱城市化率,對采用復合性指標測算的城市化水平統稱城市化綜合指標。
  四、結論
  綜上所述,鑒于城市發展是一個囊括經濟、政治、文化等多方面因素于一身的綜合演進過程,城市化綜合指標的體系設置必須能夠反映真實的經濟狀況,因此本文認為,雖然城市化綜合指標的體系構建因人而異、因研究的重點而異,但是在建立復合性指標時應至少遵循如下三個原則,即綜合性、獨立性和可操作性。其中綜合性是指設定指標體系時應充分考慮包括經濟、政治、文化、人口和環境等多方面要素的現實情況,盡量設計出一個更為全面、系統的指標體系;獨立性是指選取的分量指標必須相互獨立、以避免指標重疊現象;可操作性是指設置的分量指標數據應便于搜集、適合統計分析。
  參考文獻:
  [1] 許學強,周一星,寧越敏,城市地理學[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1997;
  [2] 薛鳳旋,蔡建明.研究中國城市化理論學派述評.地理研究,1998;
  [3] 李德華,城市規劃原理[M].第3版.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1;
  [4] 薛鳳旋,蔡建明.研究中國城市化理論學派述評.地理研究,1998;
  [5] 代合治,劉兆德.復合指標法及其在測度中國省域城市化水平的應用[J]. 城市問題,1998;
  [6] 張耕田.關于建立城市化水平指標體系的探討[J].城市問題,1998。



發現好東西,一定要與好友齊分享:


關于站點 | 關于吧挖網| 服務條款 | 客服中心 | 網站導航 |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 廣告服務

Copyright ?2006 - 2010 HangZhouJiaYeD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吧挖網 版權所有 浙ICP備06046836號

服務QQ:1046679407    業務電話:0571-88980586

 
十一选五高级技巧